产品直通车>>LED显示屏 | LED两面翻 | 三面翻LED广告灯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 行业新闻

中国LED照明产品的发展历程

 凌晨的黑夜LED照明在我国的起步

    从2003年6月17日起,我国科技部牵头成立跨部门、跨地区、跨行业的“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协调领导小组”,到2005年,在“十五”攻关计划中的紧急启动半导体照明产业化关键技术重大项目,再到2006年,在“十一五”开局,国家把半导体照明工程作为重大工程进行推动。截止2006年为止,科技部成功批准上海、大连、南昌、厦门以及深圳作为产业化基地,其中以深圳地区的发展较为迅猛。

    中国的LED产业2003年以来快速发展,覆盖包括外延、芯片、封装、应用产品等上下游产业链,“一头沉”的状态逐步发生改变,中国LED上游产业得到了较快的发展,其中芯片产业发展最引人注目。尽管如此,LED照明技术的核心专利基本都被外国几大公司控制,如日本的日亚、丰田合成、东芝、美国PhilipsLumileds、Cree、德国的Osram等,这些公司利用各自核心专利,采取横向和纵向扩展方式,在全世界范围内布置了严密的专利网,也造就了中国企业后续发展的专利危机。

    从白光LED的发展史来看,白光LED从1997年诞生以来,LED照明技术处于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,发光效率不断改善,在2005年,业界几乎普遍预测市售白光LED要达到100lm/W的发光效率最早要等到2007年或者2008年,100lm/W的发光效率却比西铁城电子的开发蓝图要提早一年,这其中不止因为市场激烈的技术开放竞争,还有包括应对价格暴跌的因素。

    专利陷阱满布、技术不够成熟、成本高居不下,让当时(2003年至2007年)刚闯进LED产业的企业尝尽各种苦头,“迷茫”是罗文正当时的唯一感觉,新力光源总工如此向记者说道,“LED行业市场什么时候才能热起来?爆发量在那?”是当时业界讨论得最多的话题之一。当时的很多企业,似乎嗅到LED照明的潜在商机,凭着对LED照明未来的美好憧憬,一窝蜂的开始大张旗鼓的投入。可是当时LED照明技术的不成熟,成本过于昂贵,市场对LED产品的陌生,虽然很多厂家推出了各种产品,但是叫好不叫座,这对整个LED照明行业是一个极大的考验。很多企业难以支撑研发和市场开拓的高投入低回报,黯然退出了市场。

    黑夜中的前进LED照明在我国的探索

    在全球大力推动节能减排、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形势下,“十一五”期间,中国提出了单位GDP能耗降低20%,主要污染物排放减少10%的约束性目标。与此同时,很多国家纷纷出台淘汰白炽灯路线图,随后,我国也逐步加快淘汰低效照明产品步伐。截止2011年11月为止,我国已建立了较完善的高耗能产品淘汰和节能产品推广政策体系,包括发布高耗能产品淘汰目录、实施能效标准标识、推行政府强制采购、开展政府财政补贴等措施。

2011年10月,国家发改委正式发布中国淘汰白炽灯政府公告及路线图,并将2011年10月1日至2012年9月30日设为过渡期。根据路线图,到2016年,将全面禁止各种瓦数的白炽灯市面销售。在2011年至2016年,淘汰白炽灯有5年的过渡时间,为生产商、销售商以及消费者预留了较大的缓冲时间;并且行政命令将会导致厂商停止生产,经销商停止销售,其市场份额自然随之下降,这无疑给我国的LED推广及普及应用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机遇。

    尽管国家政策给予了LED进入市场的契机,但是2010年~2011年并没迎来业内人士预言中的爆发量,反而,代加工节能灯骗局、企业赶集上市捞金、专利侵权等负面消息充斥着整个LED照明行业,较为让人震惊的是,2010年10月8日,曾被评为“中国深圳行业(光电子)10强企业”的深圳钧多立实业董事长毛国均及其公司任职亲属骤然失踪、音讯全无。同年10月,更有消息传出深圳多达80家LED企业倒闭,LED行业瞬间被一阵“企业老板跑路”风潮掩蔽。MOCVD盲目引进导致产能过剩、企业缺乏核心竞争力、山寨抄袭仿制品盛行、行业标准缺失,2010年,LED照明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质疑。尽管如此,2012年,LED照明行业依然草木皆兵,号称深圳亿元级LED企业愿景光企业、博伦特相继倒闭,深圳浩博停产风波四起,LED照明行业突发事件不断。

    黎明来临的曙光LED照明在我国的突破

    对于2007年至2008年刚进入LED照明行业的企业而言,最关心的莫过于这个行业什么时候才能热起来,从2009年大量资本流入LED照明市场,2010年传言产能过剩、2011年有人声称是LED照明元年,2012年,业内人士期待着明显的爆发量并没出现,LED照明市场可谓几经波折,但正因政府的高度关注、业内企业的资本投入,也让LED照明行业得到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。

    根据美国圣地亚哥国家实验室所做的LED照明成本分析,投资成本是将每一个灯泡的购买成本(每兆流明时)分摊到整个寿命周期,运行成本是指一个灯泡在运行时到成本(每兆流明时)。拥有成本是投资成本和运行成本之和。反映了一个灯泡从购买、运行到寿命终止整个生命周期的总成本。

    LED目前的初次投资成本较高,运行成本已低于白炽灯,总的拥有成本仍然高于白炽灯和荧光灯。到2012年LED的拥有成本降至0.77美元/兆流明时,将低于荧光灯的1美元/兆流明时,预估到2020年LED的拥有成本将降至0.48美元流明时,只有荧光灯一半。

    除了LED拥有成本的降低,政策的带动无疑是LED照明行业的最佳助推器。2012年2月,国家发改委发布2012年半导体照明产品财政补贴推广项目招标公告,招标项目包括室内照明用的LED筒灯、发射型自镇流LED灯,合共50家中标企业;以及室外照明用的LED路灯、LED隧道灯等LED照明产品合共30家中标企业。同年7月,国家科技部编制了《半导体照明科技发展“十二五”专项规划》,进一步加快推动半导体照明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,与此同时,广东省发布了关于《广东省LED产业发展“十二五”规划》,申报项目最高可获得5000万资助。

    “从白炽灯的禁售作为开端,原本我们都不觉得会有多大影响,因为欧盟早在2012年就开始执行了,以为中国的进度会更慢些,但现在看来,并非如此。

随着白炽灯的禁售令,国家三部委招标和补贴方案的出台,到地方政府的政策响应,给予了业界一个明确的信号,国家正在引导我国LED产业向应用段前移,开始正式启动支持LED照明行业快速发展的步伐。”新力光源总工罗文正对记者说道:“并且,我们留意到像国际几大照明巨头,如飞利浦、欧司朗也开始在中国布局LED生产基地,进行资本投入。我国的LED照明行业发展形势,在当前的国际形式下来说,相对较好”。

    “但其中,我们不得不关注这样一个信号,就是今年国家提出关于节能灯回收机制的建立。众所周知,节能灯里面有汞,处理不当会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相当严重的污染,这几年通过政策补贴,有大量的节能灯流入市场,销售、使用、丢弃,但是从没提过如何回收处理。但现在,国家明确提出回收节能灯,那回收可能有这样两种情况,一是找专门回收的厂家,回收一支节能灯,回收企业能拿到多少钱的补贴;二是让生产节能灯厂家自行回收节能灯,或者政府向每个企业征收一定数额的回收处理费用。由于环境治理需要投入费用,这就间接增加了节能灯的成本,那么,在LED价格降到与之差不多的时候,是不是就可以提前禁止节能灯?”新力光源总工罗文正向记者解释道:“国家一些相关政策的出台,往往隐含很多重要信息,厂家必须充分利用这些信息,分析市场局势”。

    未来,LED照明的机遇和挑战

    “回想2007年至2009年间,尽管行业混乱,各地LED企业呼唤标准出台,但是仍没有较大实际性的改变。从2013年的国家标委会的照明标准制修订计划,可以看到国家针对LED照明标准的制定和补充,有密集性的计划出台,这是在行业相对成熟的状态下,才有可能推出大量的标准。从2011年起,到展望2013年,我们从没对LED照明行业抱有任何怀疑。随着国家政策的扶持、产业更加成熟,标准的日渐完善,有越来越多厂家的产品品质得到提升和保证,技术会越来越成熟,价格可以降到用户接受的水平。”罗文正针对现有形势的看法。

    在罗文正看来,LED照明未来尽管大有所为,但还会面临着各种挑战。这基本有三点:

    一是,产品标准出台慢,体系不统一,厂家无所适从。一项规划、标准的出台,往往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,但LED照明作为一项新技术,几乎每一年都会有较大的变化和提升,等标准订出来,已经不太适应当前的技术状况。因而,LED的标准难以快速制定。与此同时,我国不同行业协会、不同地方政府,如广东、福建、LED产业联盟、工信部等单位,都在牵头制订各自标准,最后造成厂家和业主都无所适从,标准混乱也导致了行业混乱,很多厂家浑水摸鱼。

    二是,产品质量稳定性欠缺。相当一部分企业为了抢占市场,不惜牺牲产品品质,采用低价恶意竞争,造成市面上销售的LED照明产品稳定性不佳,业主评价负面信息较多。

    三是,产品的性价比。LED整体拥有价格还比传统照明灯具要高,如路灯发展比较成熟,但是路灯初次投入使用价格较高,因而采用EMC模式。但是针对通用照明市场,一个白炽灯最低5毛,节能灯从几块到20多块,LED至少也要卖到40~50块人民币,对于明显的价格差,老百姓难以接受。

    在谈到产品性价比方面,罗文正表示“明年产品价格有机会接近节能灯价格,他们算过成本,明年应该有机会可以做到。

首页 |产品中心 |成功案例 |新闻资讯 |服务支持 |关于我们 |联系我们